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苏靖大逃猜】破晓by榛子酥

把儿子领回家。
稍后会放出重修版和我对这篇文的一些感悟(?)
谢谢大家的评论啦
着大概是我最后一篇苏靖了吧(flag)
谢谢大家一年的陪伴,这是我呆过的最好的圈子
谢谢那些和我聊脑洞不嫌弃我的诸多太太们
谢谢啦
我爱你们

苏靖大逃猜:

*盗梦空间设定,仅以此文向诺兰导演致敬。


*几个背景名词解释


*盗取想法:即进入他人的梦境(或者把他置入你设计的梦境)得到他的思想和秘密。


*植入想法:把某种想法放入他人的头脑,使它看起来就像是那人自己想出来的。


*图腾:即便是手段在高超的盗梦者,有时也会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为了区分梦境和现实,他们必须拥有一枚图腾。


*时间(诺氏相对论):这套时间理论基于普遍的日常体验,你可能在梦里经过了很长时间,其实只不过才睡了半小时。也就是说,梦中的使劲流逝远比现实要快。另一个理论基础是,梦并不总是独立的,一个梦往往会被不相干的事件和场景突然插入、打断,接续成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梦。  诺兰在电影中把梦分成5层,层次越高越代表着进入更深的意识层次,而不同层次之间,时间也是相对的。现实中的5分钟等于第1层梦的1小时,相差12倍。随着梦层次的深入,这个倍数也将增大。等到第4层梦时,几十年的光阴不过相当于现实中的几个小时。


*堕醒:是让你从梦中苏醒的方法,“堕醒”的方法很多,可以用枪杀或者让从高出下坠。“堕醒”非常必要,否则一个进入深层次梦的人将无法醒来,他将现实中将持续昏迷,而他的意识也将进入“迷失域”。


*迷失域:即潜意识边缘迷失域:一个虚无的空间。如果你在第3层、第4层梦中死去,就会来到此处。进入这个地方人会丧失记忆,失去现实与梦境的能力。除非你主动死去,否则无法离开。


 


 


 


 


 


 


1


二楼第一个楼梯口左转,房号206。


萧景琰端着红酒游走于一楼宴会厅的众多宾客之间,接到消息后将红酒杯举到唇边,藏在西装领底下的联络器收到了一声指尖悄弹酒杯的轻响。


他转过身,一位正转头同人交谈的年轻妇人毫无防备的撞了上来。他手中喝了两口的红酒不偏不倚的洒在了那件价值不菲的西装上。


没关系的,请问......洗手间在哪里?他在妇人惊慌无措的注视下投以微笑安抚,我去清理一下就好。


二楼才有洗手间。这似乎是一个令他满意的答案。萧景琰点头致意谢意,将红酒放到一位侍者手中的托盘上后,快步向二楼走去。


他怀疑有人在看他。


顺着推测的方向看去,一张熟悉的面孔转而又被喧闹的人群隐去。但是只需要一瞬间,萧景琰就认出来了。


林殊。


他不该出现在这里,但是他知道他一定会出现。


和以前的无数次一样。


当萧景琰再回头去看时,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他无暇去管这么多,今晚他的目标是206,谢玉所有关于当年赤焰案的文件都在那里。


谢玉这个人午睡的时间很短,萧景琰看了一眼手表,即使按照时间延长的理论,他也已经耗费两个多小时了。


他必须速战速决。


206房间在拐弯处,又有一扇屏风挡着,他庆幸这个地形可以让一楼的众宾客毫无察觉。


他拿起一根铁丝,和以往无数次练习的那样,打开了门锁。


房间里放着三只保险柜。


他知道谢玉这个人唯一在乎的东西,大概和所有凡夫俗子一样,都是感情。他虚掩着门,不敢开灯,借着走廊透过来的光,在密码键上输入了莅阳长公主的生日。


保险箱咔嗒一声,微微弹开。


他伸向最内阁的一个牛皮纸袋,面上印着红色的封泥,是“机密”两个大字。


他刚想去拆,就被眼前一片突如其来的光明打断。


他毫不犹豫的从腰侧掏出手枪。


“放下枪,转过身来。”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谢玉。


萧景琰举起双手,将枪放在地上后缓缓的站起身。他看见谢玉的身旁站了一个旧人。


林殊,此时此刻正拿枪抵着列战英的太阳穴。


萧景琰一手将档案递过去,一手扔按在腰侧。


“林殊,梦里要挟他人是毫无用处的。”


“我知道。”那个曾经阳光般的少年勾唇笑了笑,“但是我可以让他痛苦。”


话音未落,子弹射入了列战英的腹部。


看着列战英痛苦到五官几乎拧在一块的神情,萧景琰尤为不忍。


“你知道你的漏洞在哪里吗?谢侯爷从来不喜欢羊绒地毯。”林殊转身掐住列战英的下巴,“你们来做什么?”


萧景琰在林殊转身的瞬间从腰侧又掏出一把手枪,列战英眉间中弹后,迅速的软倒下去。


随着萧景琰的枪声,他身后的房间和墙体在迅速崩塌。


场面瞬间失控。


萧景琰开枪打死了谢玉身边的一个人后,夺门而出。


刚刚上来的楼梯已经灰飞烟灭,整个二层如同空中楼阁。


他往走廊更深处狂奔,上衣的暗袋里安然无恙的躺着一份牛皮纸档案袋。


而另一边,谢玉拆开方才萧景琰交给他的那份,他焦急的翻页,却尽是一张张白纸。


“抓住他!杀了他也好!不准让他拆开!”


萧景琰一路狂奔,身后的花瓶被子弹击中,四分五裂。


他知道,是林殊在穷追不舍。


他跑到了走廊的顶端,是一个露台。他没有地方躲了,梦空间已经几近崩塌,他知道就算自己不死,也在这里呆不了多久。


“这边走!”一个陌生的男人忽然从右侧将他拉了过去。萧景琰看见在他原本设计的是雕花栏杆的地方,平白出现了一个楼梯。


“从这里下去,他们找不到的。切记,要快。”


身后追逐的子弹还在逼近。萧景琰抓紧栏杆,一个翻身,顺着楼梯扶手滑下去。


一楼大厅已经是一片狼藉,吊顶的大灯砸碎了所有的餐盘和酒杯。他在大厅中央停下来,将手中的档案撕开。


十一年前的赤焰案,梅岭,谋逆,杀无赦......他只看了两行,就听见一阵洪水过境的轰隆咆哮。萧景琰抬起头,水冲破了玻璃和砖墙,瞬间将他吞没。


 


 


余下全文直接查看苏靖官博@今天苏靖产粮了吗


 

评论(5)
热度(81)
  1. 君卿苏靖大逃猜 转载了此文字
    把儿子领回家。稍后会放出重修版和我对这篇文的一些感悟(?)谢谢大家的评论啦着大概是我最后一篇苏靖了吧...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