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钧天诸史 壹


钧天331年,天玑南宿会于截水。历经年余,天玑胜。

折损数千人,中有位之高者,天玑上将军。

上将军殁于四月中,带兵数十人困于峪口,南宿夹击前后,疲于脱身,身中数箭仍举剑迎敌,力竭而死。

王追封其忠定上将军。而后王自亲征,披将军旧甲,督军设防,日夜不殆。众士追忆上将军功德,犹如手足,故日后恨敌之深,为故将军复仇之心,上下皆此,百战不折。

方至334年,天玑国定。王迁都截水,国土北上数千里。

335年,开文武举,市井世家皆可入仕。一时军中扩揽无数,士气高振。曾有近臣忆王叹曰,忠定将军后,封疆跃马,再无此人。


王勤政于国,然迷信方士。上将军故后数年,王卧于榻上,见忠定将军白衣负剑,一如往昔。王醒大惊,称有故人旧魂辗转,情愿招去,以得归宿。于是宫人四处寻道,远至蓬莱,直至有一方士,名曰若木华,自称可为王招上将军魂魄,亦可送其入轮回。王大喜,乃进见,方士求得上将军故甲旧剑,置于岸上。王座账内,殿中青烟袅袅,摇铃不绝。王阖眼欲睡,竟不知方士何时离去。忽闻帐外有声,几欲拔剑,细听唤曰“王上”。而后脚步声近,帐外有人影至,依稀为一少年,秉剑拱手,俯身行礼。王欲起身,却见帐外少年抬首,面庞尤似故人音容。王呆立半晌,少年叹笑曰,既见吾王安康,便可放心离去。王如梦初醒,高呼曰“小齐”,接连三声,几欲凄泣。待掀帘看去,影渺声消,殿内愀然,除己之外,并无一人。

后有近臣闻声入内,见王颓坐于榻上,手扶上将军遗剑,似哭似笑,悲喜不明。是夜王病,高热数日,呓语上将军名。

而后三十年,再无方士之人入王城。王自叹,三十年间夜夜无梦,一如白公“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语也。


太史公曰:天玑上将军,忠义之士,战神之名也,其谥号“忠定”可见一般,以忠为臣,以武定国,非凡俗武夫之流。天玑王,十年昏聩,一朝明志,将军之死也。所谓徘徊不肯去,王之念也。然故人魂魄犹可招之?心诚则已。           



                                                 ——《钧天诸史-忠臣录-天玑齐之侃传》

评论
热度(16)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