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苏靖】独角

*书信体
*故事发生在第一部之后,老梅死亡预警
*时间轴与原剧有出入
*私设梅长苏归京萧景琰夺嫡时老萧三十一岁,老萧登基时三十三岁
*lof你还我排版

1

小殊:

见字如晤。

提笔写这封信时,我已不再是同你作揖对礼的靖王殿下了,我甚至已不只是萧景琰;如今我高居于庙堂之上,受万人跪拜,我已是大梁的国君,年号晏平。

我始终记得那日你在城楼上,我最后一次目送你离去,临别前你对我说,你要看我开创一个四境安平,海晏河清的天下。

我谨记我许下的承诺,甚至将其嵌入年号里,以此自勉。
小殊,你不必感到自责,在我登上城楼时就明白,你不会回来的。无论你是否牺牲在战场上,你都不应该再回到这个是非之地。有时候我倒宁愿你又是再骗我,以死为借口脱身,不叫我这个“陛下”难堪。我也不愿去琅琊阁寻你,现如今我终究是一国之君,也不好打搅了你的江湖清梦。

我已不再为那份写了你名字的阵亡名单挂怀,小殊,你瞒我诳我,这也不是第一回了。我打小就受你欺负。
你看我到底不如你来的缜密,提起旧事便难收笔,忘了我原本写信的目的。父王在时京中军队分散,难以统一号令。小殊,我已登基五月有余,这段时间里,我将京中诸军整合,整合后这只新编的队伍,我取名为长林军。
小殊,你不必以此指责我任性妄为。虽然十三年前的旧案昭雪,但我心中依旧有愧于林伯伯,有愧于皇长兄,有愧于你。小殊,我要做的绝非仅仅将冤案从黑暗中翻出来曝光于光明之下,我更要让后代的君王臣子明白,这些护卫京都,佑我大梁山河的是这样一群忠义之士,不该被无端猜忌,我必须将这样的大错钉在王庭对耻辱柱上,让后世子孙以此为鉴。

这个名字是我起的。礼部曾拟了几个上来,都被我一一否决。长林长林,小殊,你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小殊,我登基五月有余,朝中先前的献王党誉王当多半已告老还乡,剩下几个的确有贤能对都被我留了下来。我以为是时候推行新政。你从前告诉我大梁朝政的诸多弊端,你说这个国家是“腐于其内”。你提过的吏治腐败官僚颓靡,我都记着。新政要做到第一件事便是广开科考。父皇登基前诸皇子夺位,数年内乱已是荒废农事,后来又有夏江等奸臣弄权,搜刮百姓,再加上废贵妃等后妃干政,那些皇子一味只知道做些表面功夫哄父皇开心,直到我坐到上面来才看清着国体内外果真是病入膏肓。但是我答应你,要开创一个不一样的大梁天下,你自小便知我是何其倔强的人,既然允诺了你,便不会食言。

写到这里时本还有一事,我兜兜转转斟酌许久,想来还是告诉你了好。小殊,我要成亲了。司礼监已选好了良辰吉日,封后大典就在下月初八。你不必担心后宫乱朝,柳氏并非门阀之族,家中只有先祖父做过高祖皇帝的伴读。我昨日刚刚封了她都父亲为吏部侍郎。柳侍郎向来不如贵族世家之眼,和寒门学士走的更近。我如今之举,想必众人皆明白我的意思。

霓凰三个月前已和聂铎成亲了,如今穆青已经长大,她将穆家的兵权渐渐交到了穆青手里。我明白她从前对你有意,你最后那封信上称其为“吾妹”实在残忍。所幸那日再城楼上你我最后一面,你直呼我为“景琰”,而非先前合礼客套的“太子殿下”或是“靖王”。

我如今日日听群臣山呼万岁,还能唤我一声姓名的,也仅剩太后一人。

只可惜了“水牛”这个称呼,当年我和你几乎日日待在一处,也难怪小殊对我如此了解,才能起了这么个形象有趣的叫法。

小殊,我平生至此最为愧疚悔恨之事,便是没能在你皱眉思索下意识地揪住衣角,或者是你说你对榛子酥过敏,甚至飞流口无遮拦的喊了我一声“水牛”等等诸多时候,认出这位无缘无故就要辅佐我的苏先生,就是林殊。

可怜我愚钝至此,三十一岁与你重逢,三十三岁登基,还玩不过你这些儿时就知道用来糊弄我的把戏。

到这里暂且搁笔吧。你知道我一向寡言,小时候吵架吵不过你,现在依然没有长进。明日是大起,我召集群臣上殿商量初春殿试事宜。现下约摸是三更了,高公公催了三回,若是再不歇下,明日传到太后那里,又要被一顿数落。

小殊,夜安。

无论你身在何处,也请你务必保重。

我已渐渐习惯背上的这副担子,孑孓独行,从我决定和诸多皇兄夺嫡起便已清楚,如今我万事皆顺,你莫要挂怀。

                                                                        
萧景琰
晏平初年二月
留笔

评论(9)
热度(50)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