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苏靖】独角

*前文戳头像自取
*同性可婚设定
*时间异于原剧,此时萧景琰大概三十八岁

2

小殊:

见字如晤。

如果你真的可以收到这封信了话,我想你一定会为我将要告诉你的事情高兴,小殊,我做父亲了,前几日是孩子的百日宴。柳氏为后五年才生下这个孩子,这五年间让她饱受非议,也实属我无奈。我后宫除了她也只有一个宫女,她先前跟在母亲身边服侍,母亲闲来无事,将大半的医术教给了她。后来母亲想寻个正当理由将她留下,便要我纳她入宫。想来这仅有的一后一嫔,我这一生不会子嗣众多。我亦无意再娶,既然是皇后所出的长子,我在他降生那一日便立他为太子,也好堵住那些悠悠之口。

小殊,我年近不惑才有了这个孩子。母妃很是高兴,你曾告诉我,朝政要稳,则国基要稳;国基要稳,则子嗣要稳;你还说庭生身份尴尬,不适合立为储君。如果不是因着你的这些嘱托,也许我会一生后位高悬。

在世人眼中,帝王大抵是万千荣华集于一身,叫俗世百般艳羡。的确,于公,我万人之上;于私,我妻妾贤惠,始有一子;于旧,我昭雪旧案,求仁得仁;于今,我新政已推行五年,从朝中到各地皆有成效。我自幼有皇长兄宠爱,后来又有你将诸事替我挡下,这样的一生可以算是顺风顺水。但是走到今天我并不甘心,小殊,说句要惹你生气的话,上述种种我本都可以不在乎我唯一悔恨的,是没能留住你,或者说……没能真正和你到百年。我这一生所得的皆是身外之物,唯独我梦寐以求的尽数丢弃,你说世人若是知道这些,是否还会如此羡慕我?

可惜这样的夙愿不是属于梁帝的,它该是属于靖王,属于萧景琰的。但自从新政后,我便将靖王府改为了翰林办事的地方,这个世上没有靖王了,即便史书记得,待到故人一一离世,剩下的只识座上国君,小殊,世上便不会再有第二个靖王了。

如果你当真能看到这封信……我深知你读到这里时又要恨我倔强。我倒希望你可以站到我面前再骂我“没脑子”,我会教小太子牵住你的衣角,喊你林叔叔,你若是不愿意……喊你苏先生也好。

昨天孩子的百日宴,霓凰和穆青从北境回来了。霓凰的孩子已经三岁了,见我倒是不怕生。那孩子生的机灵,他去年生日的时候我一只小巧的玉铃铛做贺礼,那孩子喜欢,从此便跟我很亲近。他来的时候我刚下朝,听高公公说他在书房里等我,刚换好常服过来,他站在案旁,老远就冲我喊了声水牛叔叔。

霓凰那时在我身边恍然变了脸色。我却不由自主的笑出来,想来那孩子喜欢我,不因我是帝王而敬畏,老缠着霓凰问我少时的事。霓凰大概是打趣儿说起过我的绰号,小孩子记性好,现在看见我,自然而然就叫出来了。

我庆幸霓凰仍旧记着那个少时的萧景琰,你取得绰号到如今除了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孩子也没有别人敢提。我本摆了小宴在后花园想请霓凰穆青誉津叙旧,他们却再三跪安拜谢,说是难承圣恩。

自从我登基之后,那些旧人一个个都战战兢兢的紧。

我也谈不上有什么别的朋友,夜深人静看完奏章,除了母妃日夜关怀,也真好似个孤家寡人。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景睿回京了。他暂且是一介布衣,在列战英的帐下做个军师。战英和他也是旧识,想来也会互相帮衬。等什么时候立了战功,我会提拔他个文臣之职。誉津在新政后的第一场殿试上拔得头筹,我封他为翰林供奉,在翰林院编篡历朝典籍。言侯爷本劝我说此番广开科举是为了招纳寒门学士,却让一个世家子弟得了状元实在不妥,但我却以为,誉津既能坐到你那什么琅琊公子榜,他的文才,天下是无人不服的。

他们二人之事我略有耳闻。只是此时景睿正随战英在边境收缴大渝残兵。我打算等他立功归京后便赐婚,你同他们私交甚深,如此一来,也算了却你一桩牵挂。

他们本是不肯入宫的,是母妃派人召他们进来。小太子终归还是招人喜欢,霓凰和誉津围着摇篮逗弄,也渐渐将那些礼节拘束放下稍许。彼时我站在殿外,不由的想起穆青刚出生时,我和你不过七八岁,也是这样围在穆老夫人身边,看他怀里抱着的小娃娃似睡未睡的睁着眼,那时穆青好脾气,戳他一下非但不哭,还会冲你咯咯的笑起来。我和你逗这个小孩子半天,直到穆青睡过去,我们又从老夫人那讨了糖吃,好不欢喜。小殊,一晃已经三十年过去,我生怕日后去书院里看这个孩子的功课,又会回忆起当日你教庭生念书的情景。

帝王要处理的政务实在繁多,但那些陈年旧事……我却一一想着,不敢忘记。

毕竟你永远只是史书上一笔带过含冤而死的林府少帅,而我是大梁的第八个皇帝。如果我都不记得那些,那我们的寥寥数年,当真如史书所记,仅此而已了。

小殊,我知道这封信多是叹惋,不免惹你揪心。但你且放心,我的新政一切顺利,至于这些不舍愧疚之语,也算一并说给你听,你权当我借此寻得了一些宽慰。

方才言侯爷来书房议事时看见了我案上的这封信,他说帝王当心系天下,不该耽溺纠结于往事。我觉得他说的很对。小殊,我是该学着去做一个冷面冷心都帝王了,而不是跌跌撞撞,踌躇不前,你若是看见,必然也会暗恼我无用。小殊,我不愿让你觉得当年是你选错了人。这封信,便当做我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吧。

自此诸事安稳,望君勿念。

晏平五年四月

萧景琰

留笔

评论(1)
热度(36)
  1. wind君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苏靖元旦日
    趕上了!謝謝君卿太太!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