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十八岁的暑假步入这个泥沼。
我母亲疯了。也许很早就疯了,只是对我不想再掩饰了。
她说这是更年期。
她说疯的人是我。也许吧。
我的高考并没有考好,我不后悔,我最后悔的是报了本地的学校。
因为这个成绩和这个学校,我开始承受一个暑假她对我永无止境的嘲讽和鄙视。
我记得高考是六月七号八号的,现在明明已经过去三个月了,她还总是装作无意的提起“你考的好烂啊。你怎么考的这么烂。你看看别人。”
我记得我生日那天,我的大学给我寄来了录取通知书,我很高兴。她问我有什么好高兴的,又不是xx大学的通知书。我说这是我努力的成果我为什么不能高兴了,她撇了一眼没拆封的录取通知书,她说她看都不会看一眼。
我的成年日就这么被她毁了。我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歇斯底里的哭,我不知道我哭什么。我曾经是那样乐观的一个人,我的朋友都认为我“很好笑”。我整个高三起起落落都保持了非常好的心态,我的高中是省一,压力很大,每年都有人跳楼,但是那样的日子却不会让我如此崩溃。
从那以后我总要小心着每说一句话都是错的。我半开玩笑的说“要省钱啊以后我还要出国念书呢”,她能骂我铺张浪费骂一个上午。我什么时候铺张浪费过?她不肯我穿裙子,不肯我买化妆品,我买裙子和化妆品的钱都是自己去做编剧兼职一篇一篇赚来的。
我说我以后周末要上辅修不回家了,再回家跟你吵架怎么办。她开始说我神经病,说我忘恩负义,好像我真的十恶不赦了。
我也许真的疯了。
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的同学或是朋友,再成年这一天收到了父母送的香水,口红,摄像机,他们为孩子终于是个“大人”而这样开心着。我送给自己的成年礼物,她看都不会看一眼。
她不会理解,我这样渴望着我的成年礼物,我从十七岁就开始憧憬了。
我说你不要再逼我了,我真的会抑郁的。她说我矫情,她说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她叫我不要威胁她。
我怕痛,自残都不敢。
我马上就要开学了,我还想笑着去拥抱新的世界。
我的父亲很疼我,他叫我体谅一下更年期的女人。我体谅了,所以我只敢一个人躲起来哭。
在我哭着打下这部分字的时候,她在门外打电话给我的父亲,她非常大声的说着“她疯了,我再也忍受不了她了”。
我是疯了。
没有人会问我为什么疯的,他们只会觉得我很脆弱。
我没有地方去发布这篇文章。父母在我的朋友圈里,QQ上有许多新的同学。我不愿意还没有见面就让他们以为我是一个这样疯的人。
能发的也只有LOFTER吧。
其实都是萍水相逢的人,我不愿意去打扰你们。
我始终愿意笑着去面对这个世界。
我爱这个世界。
我爱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我希望假如有一天我真的陷入这个沼泽被它吞噬,还有人知道我是为什么“疯的”。

评论(10)
热度(4)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