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黄初

若尘_今天依旧没粮吃:

曹子建的梦里一直有一场雨。


那场雨永远只下在黄初八年。


———————————————————————————————


黄初七年,魏文帝驾崩。


那个才高八斗的魏晋才子,将自己关在屋里两天两夜,醉生梦死间,只留下一纸缭乱的谁也读不懂的狂草。


研好墨斟好酒,突然便觉得这笔力千钧,不知道要从何写起。


”子桓......我再喊你一次哥哥,成么?不想再整日唤你陛下了......“


”哥你还记得吗,那年我们在南皮,你写《芙蓉池作》我写《公宴》,你总说的,论写诗作赋,你总是赢不了我。“


”还有那次在铜雀台上,彼时你已做了太子,那天的雨洗净了台上飞舞的红尘。我写的’翩翩我公子,机巧忽若神‘,说的就是你啊。“


”就连那句’本是同根生‘,那也是我凭生唯一一次,走了七步为你写出的诗。“


”大哥你看,原来这些年,我勉强能作的,那算不上八斗才华的诗句辞赋,有那么多,都是留给你的。“


”大哥,子建不会恨你的。“


”可怜子建还能为甄姑娘以一篇《洛神赋》为悼,而对于自己的大哥,子建却连一纸诔文都写不出了。“


”大哥.......即使你做错过很多事,可子建依旧是那么依赖你,喜欢你.......你说,我要从哪里写起为好?“


———————————————————————————————


那个雨夜,他仿佛窥见了两个少年,在蓝天下骑马,打猎。


其中一个年长点的,总是追赶在另一个人的后面,有马鞭破空的声音,嘴里还不断喊着,”植儿你看,哥哥我又赢了你一次.......“


直到他从床上蓦然惊醒,才发现天已大亮,这个空荡荡的屋子里,没有那个唤他为”植儿“的人,没有那一瓦琉璃下一扇朱门里,两个生在帝王家的少年,争过,或是爱过。


这世上,这节史册里,也不会有了。


唯独留着窗外北风飘寒园果堕冰枝干摧折,原来,已是黄初八年的正月。


兴许也不对,这本应是,太和元年。



评论
热度(11)
  1. 君卿若尘_今天依旧没粮吃 转载了此文字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