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苏靖】十年雪

表示我也很心疼景琰

然而酥胸本章掉线

玩家萧景琰已开启病弱模式。

————————————————————————————————



萧景琰病了。大梁登基才不到半年的皇帝竟然一病不起。


朝中的大臣对这个踌躇满志的青年帝王很是敬重,他们看见的都是那人永远挺拔的背影,如今竟因病三日无法临朝,文武百官不禁大吃一惊。


只有被招为太医的晏大夫知道,是这个人忍的太久了。


帝王之位高处不胜寒,自己的梦里那人连影子都还未撞见过。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入梦来。那个人已经走了整整八个月二十三天,他认真数过的,每天都要抄一遍阵亡名单,写到他的名字时手总是抖得不成样子,他一直在告诉自己,小殊,或者苏先生,都不会再回来了。


此刻他躺在明黄色的流苏帐里,恍惚间又见到那人冲自己笑。他猛地一伸手,却什么也抓不到,连那模模糊糊的笑,被他这么一抓也烟消云散了。


“皇后驾到——”


他微抬起头看见一个戴满了琳琅珠翠的女子掀开他的床帘。那个姑娘薄施脂粉的脸上还带着泪痕。那是他的皇后,他娶进门六个月连吻都不曾给过的女子。他本想替她拭去泪水,无奈只得无力地搭上她的手吩咐道:“阿柳,帮我把那株草药拿来。”


玉瓶里是一株墨绿色的仙草。萧景琰从枕下掏出一把小巧的匕首,在腕上狠狠一划,任凭鲜血顺着苍白的皮肤低落到叶片上。鲜红色霎时被溶解在翠绿里,吸收了血液的植株更显不凡,通体散发出淡蓝色的幽光。


这是他在登基十天后微服出访,登上京城南面的浮屠山,为山顶药观的道长烹了一整周的茶才换回这株还魂草。冥冥之中他还是坚信着,只要哪天小殊回到他身边,他就一定有办法可以治好他的病。


可他不知道那人茫茫的归期。于是他只好日复一日用精血养着,等到那人回来的一天。


晏大夫说,他滴下去的是血,喂给它的却是命。


那天他求到还魂草的时候,道长说这是千年一遇的神草,包治世间百病,无奈有一种病却治不了。


情深不寿。


他想起自己在接到那人死讯的第二天,竟然不是大哭一场也没想过灌醉自己,而是换身素净的衣服去了据说京城最灵验的庙里。他去求了一张两生契。民间传说,只要求契之人心诚,便可写上挚爱的名字,往后那人多大的生死劫,自己都可以替他分担一半。


萧景琰在雪地里跪了四个时辰才求到的两生契,他先是落笔提上了“林殊”二字,思索良久,又添上“梅长苏”。


无论你是林殊还是梅长苏,只要你在,他都会等。


可惜那张两生契并不完整。庙里来来往往的多情男女中只有他是独身一人,他的挚爱没有来,也来不了,这也就意味着从今他萧景琰的生死劫数,仍旧是要他一个人担着。


那个人的命是自己的命,而自己的生死,却与那人无关。


这不公平。萧景琰知道,遇上小殊,自己总是愿意退让的那个。


这不公又怪得了谁呢?


他把两生契在那人坟前烧了,静妃在一旁哭着骂他傻,那人都死了,一抔黄土,这辈子还哪来的什么生死劫啊?


他无言,自嘲的笑笑,你看,这是个连自己都无法圆说漏洞百出的矛盾。


而后便是他登基称帝。


万里江山百尺宫墙,他怀念的只有锦衣年少,策马风流。


还有那人总是赢过自己跑在自己前面的样子。


他曾向静太后诉苦,帝王之路太苦,他走不完的。


太后呵斥他,你忘了你答应小殊什么吗?


他记得的,一辈子都记得的,他许诺苏先生,要让他看见一个大梁盛世

推行新政的他几乎不眠不休,每天批下来成百上千份的奏章。他整顿朝纲,重修历法,仅仅六个月的时间大梁焕然一新。朝中是百官称贺这盛世明君,各州各县的百姓都奔向走告,新帝继位,万象更新,实乃苍泽之福。


无奈这些颂歌太远,他听不到。


萧景琰只知道,这样一个盛世,那人没法站在他身边,陪着他一起看到了。

他说,小殊,我欠你的,我还完了。


他说从夺嫡到变革,他累了,只想好好休息一场。


———————————————————————————————


说几句想说的话。

预计下章酥胸上线,你们是想让景琰一开始就从交谈中就知道酥胸忘了他还是两个人只打了个照面根本没讲上话?

会有一丢丢苏凰见谅~~

突然好想看骑马射箭的酥胸,于是要不要让酥胸从心开始练武?(毕竟人家病好了还消失了大半年)

景琰应该会病弱到底orz 其中病弱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来自把自己的生命透支给了还魂草

我好不容易装上的旧版LOFTER居然在我连WiFi的时候悄悄的更新了。。哭出声来。。

所以如果我的排版略显诡异了话一定要告诉我!!

坑品应该有保证。。

最后谢谢亲们的喜欢!!



评论(22)
热度(124)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