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苏靖】十年雪

原谅这么久没有更新的我......


谢谢所有人的厚爱~~满百粉了可以点梗了~~


预计下章苏靖二人见面~~


忘记剧情的可以再去翻翻前面


您的好友蔺大助攻已上线


———————————————————————————————



那天大雪初停的时候,正在阁中烹茶的蔺晨听到不远处的丛林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


这应是整个冬天下的最猛烈的一场雪,蔺晨本以为是不会有人再来的。梅长苏病愈之后便回到江左,说是盟中事务不可再耽搁,也不愿再多添老友的麻烦。倒是飞流最近对识别草药上了瘾,梅长苏只好把他留在琅琊阁,权当给蔺晨作伴。


蔺晨刚把炉子里的火熄灭,还来不及起身开门,就看见有人带着满肩的雪水冲了进来,银色的盔甲反射着雪地里惨白的光辉。蒙挚一把拉住他便往外走,步履急切也没有细细解释,嘴里好像只说了句“救人”。蔺晨被不明不白的拽到门口,逼蒙挚停下作势还要往外奔走的脚步,挑了挑眉道:“你得先告诉我这是要去做什么?”


“蔺大夫。”蒙挚忽然转身抱拳,眼看就要跪下却被蔺晨搀住,“静太后托我来求您,只有您救得了陛下。”


“陛下昏睡了四天,太医都说要不行了。”


虽然蔺晨多半猜到是宫里什么人请他看病,但听到是军戎出身正值壮年的当今皇帝时,仍是不免一愣。蔺晨没有见过他,只是曾反反复复的听梅长苏提起过,说那是个文武双全,七尺男儿却最见不得生离死别的青年皇子,长身玉立与宫中颓靡的贵族迥然不同。蔺晨当时一直在想,这个七皇子或许也是像极了梅岭之战前他不曾相识的“林殊”的样子。


蔺晨一边和飞流收拾东西一边向蒙挚问起了陛下的情况。这个在边关吹了十几年风还不到三十四岁的天子断断不会因为一场伤寒一病至此。


果然在蒙挚说道萧景琰在继位后每天不眠不休疯了一般的处理国事的时候,蔺晨无奈的摇了摇头。疯狂只是因为想减轻痛苦罢了,那个痴子以为把所有的心血都投入到江山社稷中,对亡人的思念会不会少一点。


可萧景琰没有想过,就连这江山社稷,也都是和那人约好的。


情深者不寿。那一刻,蔺晨觉得这个病人他治不了的。


 

萧景琰从昏沉中醒来的时候,朦胧的看见有人坐在床边给自己把脉。龙延香的气息萦绕着整个寝宫,他看见那个并非太医打扮的郎中将两指轻轻的按在脉上,那姿势不像诊治,倒像是在斟茶。


“你是......咳咳......蔺晨?”


“正是在下。”


他是知道这个大夫的。当初梅长苏病重,就是靠着这人的调理才撑下一口气陪自己走了那么久,直到最后那人执意要上战场,自己万般不肯,那人也是浅笑着想自己允诺,有蔺晨在,没事的。


没事的。


可那人再也没回来。


这么说来,蔺晨,算是那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了?


“蔺大夫......小殊走的时候......有说什么吗......”他不自觉的握住那人的手臂,激动的呼吸都急促起来,逼得他脸上一阵潮红。


龙延香在冬末的寝宫里被难言的悲哀浸润着,湿的透底。


无言的沉默。


“其实......长苏还活着。”良久,蔺晨开了口。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他别过头去收拾好药箱,不忍心再欺骗这个病入膏肓的人了。


右寸外侧沉弱似凹陷,清肃失司,“劳偲”之疾,淤痰之邪内阻脉道。这样的脉象,是病到骨子里的肺痨。再加上这个傻子日日用精血养着还魂草,若是不加调理,怕是一个月都熬不过去吧?


“长苏此时应该身在江左盟,蔺晨这就叫飞流去找他入京。陛下,这途中需要三个月,这三个月里,蔺晨就留在这里给陛下好好调养吧。”蔺晨抬起眼看见床上那人虚弱温和的笑着,怎么也不似梅长苏和自己描述的英气逼人的皇子模样。


那些为林殊或者梅长苏而磨砺的棱角,在那人离去后,又都给磨平了。


他最后还是隐瞒了梅长苏服下雪藕这件事。堂堂蔺阁主猜得到,那个会被忘记的那人今生的挚爱,一定是他。医者父母心,他不能看着那人最后的念想最后的祈盼也被剥夺,那就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他看见床上的人眼眸里忽然亮起了光,像燃烧后死寂的灰烬里爆发出一霎那的火星,霎时又暗了下去。


他能医人,但他医不了心。


———————————————————————————————

关于点梗,有个桃夭的脑洞亲们想不想看??


这篇文的战线应该拉得很长,各位见谅~~


不知道你们对于霓凰是第三者有什么看法。。


也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第三者啦,酥胸一直在景琰和霓凰之间徘徊

本文酥胸略渣。。


最后问一个问题,亲们觉得两个人第一次重见在哪里比较好??苏宅?靖王旧府?还是皇宫?


谢谢亲们的支持!!


 


评论(10)
热度(53)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