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盾冬】七十年的梦

         Barnes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一切都是陈旧到古老的样子,仿佛还是1941年,他穿着被洗得发白的墨绿军装,无意间走进一条偏僻的小巷,就看见有人在欺负那个傻小子。

       那个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也不知道还手的傻小子。

       他伸出一只手,拉起坐在地上的人,James,认识一下。

       Steve Rogers.

       那个看上去呆头呆脑却异常执着的十六岁新兵握住他的手站起身,冲他报以感激或是尴尬的一笑。

       想到这里睡梦中的Barnes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他不会看到在他的“冰棺”外,有个人伫立良久,把掌心贴在那扇厚重的结着冰雾的玻璃上,随后只是一声长叹,转身离去。

       那个人在逆光中的背影高大的宛如决绝。

       Barnes只觉得自己的这个梦,做了大约七十年。

       他还看到自己被俘,那个人拿着一面玩具盾牌来救自己,自己的一条胳膊搭上那人的肩,不知怎的,那个瘦小孱弱的人一转眼就变成了这幅高大的模样。

        等到他回到基地才知道,那个人,已经是万众追捧的captain  American

        同时,也是他的战友。

        后来,自己跟随着他去了无数的地方,救了无数无辜的人民。他看到许许多多脸上蒙着烟尘的人无不崇拜的握着他身边那个人的手,我的英雄,你来自哪里?

        布鲁克林。

        也是很多年以后Barnes才意识到,从cap的名字被第一期报纸头条刊登开始,Steve只在两个人心里,还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

        他们都是被时代留下来的人

        他在雪白的梦里还看到了很多,他在那个人身后端起机枪干掉敌人,他坐在那日身边商讨战局,他从那人匍匐的背上爬过了铁丝网。

        一恍惚他以为他和那人并肩作战了足足七十年。

        

        Barnes再次睁开的时候,眼前是一片苍白,被冰冻许久的血液忽然被注入温度。

        他只记得有谁在他的耳边念了什么,霎时头疼的像是拿了把锥子往大脑中狠狠地搅着,他咬牙努力让自己不要发狂,记忆中有什么东西像是被一层层洗掉了,熟悉而陌生的面孔从他眼前掠过,稍纵即逝。

       那个年迈的男人哀求着他饶恕自己的妻子,一会又是在冰冷的实验室里,注入的液体像是蛇信子般在细胞间穿梭;转眼又到了公路上,他狠命的掀起一辆车,面具掉到了地上,一个人站在五步外却不出手,而是目瞪口呆却又带点欣喜的看着他,Bucky?

       混沌的最后,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小子在一片迷蒙中朝他伸出了手,I'm Steve Rogers.

       James Barnes.他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手搭在那人的掌心上。

        Barnes醒来以后就被告知,他脑中的芯片已经被取了出来,机械臂也重新安装了最新的,现在,他被解冻,受雇于CIA。

        他的助理把那面盾牌交到了他手里,七十年后,美国依旧需要一个captain American。

        他那时才确信,自己又被冰冻了一个七十年。

        Steve Rogers在七十年前把自己推上了断头台,条件是所有受限于条约的战友都将重获自由。

        真是当年那个顽固的傻小子。Barnes上任的前一天,坐在屋子里看着那留有弹痕的盾牌,不禁又想起了当年那个怎么被人欺负都不知道还手,即使跑在最后也死命追赶,执着的让他忍不住想嘲弄的布鲁克林的傻小子。

       Barnes想着想着眼眶就湿了。

       我已经至少一百四十岁了。他暗自腹诽,我还没为什么人哭过。

       

       周末的时候Barnes去了趟captain American的纪念馆。

      那天恰好是七十年前Steve被审判地日子,很多人都来了,带着鲜花。

       Barnes想起实验室中Steve的遗体,即使被防腐液浸泡着,却依旧是个干瘪的老人。的确,血清不会在枯朽的生命体上发挥作用。

       他终于还是有幸见到了那个人老去的样子。

       可纪念墙上那个人的照片,光彩如故。

       那怕是被谎言抛弃,在这个崭新的时代里,那个人依旧青春。

       Barnes弯下腰,在纪念碑的底部写上了一句话。

       在签署审判书的那一刻,他已不再是cap,他选择了做回那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

       随即他直起身,对越来越多围过来献花的群众喊道:“为captain American喝彩!”

———————————————————————————————

说几句话。

首先,我始终是坚定不移的cap,无论他死了还是活着,他都是美国精神的象征。

罗素之所以让cap选择了暂时的“退休”,是想让这种精神继续活下去。

寡妇始终是最冷静看的最透彻的人,他对Tony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有一分钟放下这该死的自负?

Tony因为自负签了这份协议,他以为他能通过暂时接受政府对手段使得自己找到新的机会反攻,继续和政府耍手段。

但是Steve一直是耿直的,不能退让的绝不退让。

有人说队长的人设崩了,其实没有,他只是放下了cap的身份,去做一个真真切切的Steve Rogers

他选择了最本真的人性。

队长后面爆发把盾牌插在了铁人的胸口上,不过是看到bucky被生生炸没了一条手臂。

他们是战友啊,七十年前是,七十年后还是。

*结尾是美队1中bucky和其他人被解救回来时对阵地上的士兵所说的原话。

       

      


        

        

        

     

评论(3)
热度(22)
  1. enstary君卿 转载了此文字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