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苏靖】 良宵

设定见此:没有设定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Chapter  1

觥筹交错。


身着西装绅士模样的男人们和珠光宝气的阔太太阔小姐穿梭在熏人欲罪的香水气味里。灯盏耀眼的琉璃厅中,这个金陵城恍如一场纸醉金迷的梦。


这也的的确确是一场梦。


萧景琰同样一袭黑色礼服,手中端着一盏荡漾的红酒穿过对他不断抛媚眼的女人,西服的衣摆恰好遮住腰间别着的一把枪。


他在大梁国戚谢玉的梦里。准确来说,这场宴会是他打造的梦境。赤焰军覆灭十三年后,入梦已不算什么天方夜谭,只不过少数人的潜能被开发便可以随意出入梦境,甚至可以根据自己的意识构建他人的梦。这些人大多被称为造梦师,也可运用这项潜能从他人的梦里获取秘密。


萧景琰此刻要做的正是这件事。他希望能在谢玉的梦里找到现实投影的那份加密档案,传言其中加密的恰恰是当年赤焰冤案一事。


“殿下,谢玉此刻在三楼右手回廊最尽头的客房内。”他站在一个较靠近大厅中央的地方,抬起头按照耳机里列战英的信息,试图确定谢玉所在的位置。


“按照他往日性格,在主持宴会开场以后,他会离开会客厅。重点是他手上的档案,战英,档案应该会在他的客房的保险柜里。”萧景琰举起手中的酒杯,装作低头抿酒的样子,对扣在衣领上的传声器低语。


耳机里传来电流摩擦的声响,他紧盯着的那间房门打开,里面先走出来一个黑衣保镖,对着走廊用眼神排查良久,另一个气度不凡,已经上了点年纪的人出现在门口,被保镖一路护送着下楼。


谢玉。萧景琰猛的瞪大了瞳孔。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句“谢先生来了”,方才的躁动渐渐沉寂下来。他迎面走向一个端酒的招待,不偏不倚的撞上去。“抱歉!”那名招待慌忙赔礼,正打算拿口袋里的手帕把对方身上的酒水擦干净,却被萧景琰的一个手势制止了。


“我的客房在楼上,房里有多一套衣服。无碍,我去换套衣服便好。”他伸手将歪道的酒盏扶正,在招待些许感激的目光中径直上楼去。他刻意将客房预定在顶楼,谢玉的房门必然有锁,何况就位于二楼,大厅中的保镖都在无时不刻的监视着。按照谢玉多疑的性格,他的屋内不会留人,只有从窗口破窗而入才能保证拿到档案。萧景琰不在乎什么万无一失,只要可以看到档案上的内容,即使被保镖枪毙身死,也未尝不是一种苏醒的方式。


在梦里死去的人,都会在现实中醒来。


他没有用电梯,而是在徒步上楼的途中对列战英和戚猛再次交代一遍先前的安排。客房在顶楼的最外侧,他计划从窗口用绳索下滑至二楼后进入谢玉的屋里。


萧景琰的客房内没有开灯,他却借着一楼辉煌的灯火依稀发觉屋内被靠着门的椅子上坐了一个人。他以为是列战英。“战英?你上来做什么?”


那个人没有答话,只是缓缓起身面向他,萧景琰依稀可以认出对方的面庞。


“小殊?”


 

评论(3)
热度(16)
  1. 孤臣孽子君卿 转载了此文字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