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苏靖】 良宵

阅读前务必浏览设定,谢谢。

设定走这里



Chapter  2


自从在梦里无数次的见到林殊后,萧景琰再也不需要骰子来分辨梦境与现实了。


有林殊在的地方,都是梦。


那个人转身对萧景琰挑眉笑笑,像十二年前一样耸肩道,“没什么,随便来找你玩,不欢迎我?”那个人笑的灿烂,像是白骨层叠的记忆上开出一朵鲜活的花。


萧景琰一手按住别在腰间的手枪,一手狠狠的扣进自己的掌心。梦里依旧可以感觉到疼痛,疼痛让他定了定心神。“小殊,你在屋里等我一会,好么?”他走进屋里,按住那个比他高了点的少年的肩膀让林殊重新坐回椅子上,“我去处理点事情,一会回来给你带母亲做的太师糕。”


他记得林殊第一次背着自己去出任务的时候才十六岁,那个人把自己一把按在椅子上,拍拍自己的肩膀,只说林帅有事找他出去,那个人走之前刮刮自己的鼻子说,水牛,你安心在这待着,等我回礼,我去找静姨讨榛子酥给你。


后来萧景琰真的在屋里在那张椅子上干坐着等了一夜,天快亮的时候林殊才回来,所幸他回来时那一身血都不是自己人的。


萧景琰绕到椅背后,装作不经意的拍拍林殊的肩膀,一手极快的把袖口处藏着的绳子从靠背的镂空处穿过,再利索的打上死结。绳子的另一头正稳稳当当的系在他的手腕上,趁椅子上的人不留神,几步上前打开客房的窗子跳了下去。


谁也没有看见一片夜色中,那个林殊像是没有看见身边那根延伸向窗外的尼龙绳一般站起身,唇角微不可查的向上勾起,眸子里的光泽有些凛冽,他离开客房,向大厅走去。


在楼外沿着墙体的布景架下滑的萧景琰忽然感到腕上的质量一轻,紧接着他听见重物砸在玻璃上的“哐”的声响,暗自庆幸方才自己跳下去时窗子并没有留住很大的缝隙,还可以把那把椅子卡住。他一路向下摸索到二楼谢玉房间的位置,在窗户上安上一颗小小的破窗弹。


“战英,你和戚猛把二楼隐蔽处的保镖解决掉。”等到耳机里传来答复,萧景琰按下手中的按钮,在玻璃破碎的瞬间翻身进入屋内。不大的屋内却没有见到任何藏物所的痕迹,他仔细回想着约莫七八岁的光景,他和小殊去找萧景睿玩时曾误闯过谢玉的房间,那里的格局是什么样的?谢玉多疑,却深知明处即是暗处,萧景琰蹲下身,沿着客房的外沿细细查着,果然在衣柜之后发现了一个暗箱。大抵是一物降一物罢了,谢玉城府极深,无情无义,偏偏对莅阳长公主情根深种,萧景琰将姑母的生辰输进去后,密码箱应声而开。果不其然当中躺着一封牛皮纸的档案袋,他没有多想,将档案袋几下对折藏进西装的内袋里便快步往窗外走去。然而就在他一只脚正要迈出窗口的时候,客房内猛然放大的光线让他有一瞬间不能视物。萧景琰举起双手,闭上眼缓和一阵后徐徐转身,只见客房的门口列战英被林殊拿枪抵在太阳穴,那个少年靠着门框看向自己,眼里却不复十二年前的明亮。“小殊?你来做什么?”他见少年刚要答话,忽然掏枪对准列战英的额间就是一下,中弹的人摇晃两下后伏在地上。他侧身避开林殊的射击,随手拿起手边的花瓶砸过去,在对方躲避的刹那,他一手扣住窗棂跳了下去。


所幸二楼不算太高,但是在落地的瞬间萧景琰还是崴到了脚。他在地上翻滚两圈后正要起身,抬头却瞥见窗口处也落下一个身影,矫健得和当初的少年如出一辙。他踉跄起身想找藏身之处,林殊却在他身后一边鸣枪一边紧追不舍,萧景琰只好开枪击毙会客厅门前的两个保安,冲进人流混杂的宴会厅隐藏身份。枪声下的宾客顿时一片大乱,纷纷奔走躲避,他在一片繁杂的裙摆中竟然无处落脚,更不论找个地方把资料看完。就在萧景琰深陷泥潭的时候,忽然一个打着灰色领结的男人拽住了他的胳膊。


“俯下身子从这里逃出去,左前方有一个小门可以通到花园,那里应该没人,把资料看完。”说罢就将萧景琰往那个方向,夺过人手里的枪朝天花板射击,“我来引开他。相信我。另外,我姓苏,你可以喊我苏先生。”


 

 

萧景琰猛地睁开眼睛,从浴缸里一跃而起,伏在缸壁吐了一口水。


浴室外列战英和戚猛正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他又遇见那个他不认识的小殊了。


在列战英被一枪击毙醒来后,戚猛也很快选择自我了断回到现实。


而他只记得在梦境的最后,他按照那个苏先生指的路跑到空无一人的花园拆开档案,只来得及看上两页,铺天盖地的大水便吞没了整个世界。


苏先生……萧景琰猛地从水里坐直了身子。这个人他很陌生,又有自主意识,必定不是自己梦里虚构的人。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位苏先生和他一样,也是闯入别人梦中的造梦师。只是不巧他来晚了一步,谢玉的梦境还是抢先被萧景琰构造起来。


他来谢玉的梦里做什么?


那份档案里究竟有什么?


什么聂锋告密,林燮谋反,梅岭平乱……这些经过在十二年里萧景琰早已听说了大半,重点在于,同谋是谁?


同谋写在最后一页纸上,他还没来得及看,便被冲垮了梦境。


“功亏一篑!你们那么早唤醒我做什么!”萧景琰一拳狠狠的砸在水池的石壁上。


列战英连忙递了条毛巾给从水里出来的萧景琰。“殿下,方才蔡先生那传来消息,谢玉自首了。”


————————————————

几句题外话。

林殊黑化了。相信我,这不是他的本意。

这个脑洞真的巨难写,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谢谢。

大概全文都是bug,我还是不要脸的求鼓励。

另外给一天两更的自己点赞。

评论(2)
热度(11)
  1. 孤臣孽子君卿 转载了此文字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