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苏靖】 良宵

全文设定走这里



Chapter  3

一周前谢玉为现今的内阁首辅蔡荃所查,其名下的石化企业亏空数十亿,初步判定是谢玉挪用公款用以非法事务,但是被捕入狱后他却一口咬定只是普通的商业亏损。


谁不知道谢玉是萧选自登基以来的心腹,这回敢拿他开刀也是向这个立宪的国家中最至高无上的皇权下了半封战书。


内阁议会的这招棋,走的险。


而那个几个小时前还一口咬定自己无罪必须被释放的谢玉忽然间转了态度竟然自首,这让萧景琰不可思议,按照宪法,数十亿的贪污理应判处死刑。

当晚蔡荃沈追等一众人在萧景琰的书房里谈了整夜,谢玉的案子核实以后最高法院的判决很快就会下达,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大约三日后就会执行。


谢玉的死刑是秘密执行的。莅阳长公主没能来见他最后一面,只是在前一天晚上谢玉最后和妻子以及两儿一女吃了顿团圆饭。萧景琰在监控里看这一家人最后一次坐在一起,回忆起母妃偶尔提到过年轻时姑母是被迫嫁给谢玉的,但到底还是为他填充了一个完整的家。大抵凡人的爱随着时间消散在尘埃里,唯有记忆才算是永恒。


想到这里萧景琰忍不住擤了擤鼻子,大概他又想小殊了。


沈追后来说谢玉在执行前一个小时写了一份手书叫人送出去给萧选,中间还辗转过莅阳之手。萧选读完之后勃然大怒,萧景琰猜其中的内容多半是关于当年赤焰案,或者劝萧选翻案的。但是谢玉回心转意如此之快必有蹊跷,也不曾听说他的家人受到什么胁迫,萧景琰心里萌生了一种猜测,又默默否定,那困难的几乎不可能办到。


萧选依旧固执,无论是言侯等皇亲的施压还是近臣的劝告都没能让他对翻案松懈半点可能。而这个年迈的独裁者又日薄西山,萧景琰知道如果再不把握时机只怕这桩冤案永远翻不干净了。萧选已经被送到加护病房,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言阙曾经建议萧景琰,既然萧选倔强至此,不如利用梦境给他的潜意识植入“翻案”这个内容。


这不可能。萧景琰当即否决,这只有进入梦境的深处才做得到。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已经不敢再造梦了,但凡由他构建的梦里都甩不掉那个林殊的影子,而那个影子如鬼魂般穷追不舍,不断阻挠他们的前进。


这件事已经持续了十二年。


“我认识一个人,他在这个方面不失为一个天才,也许他可以帮到你。”言阙说他前不久刚结识一个初到金陵的来客,对于入梦造梦似乎颇有造诣。“景琰,我去联系他,你们什么时候见一面,谈妥了便加紧行动,我看陛下撑不了多久了。”


萧景琰点了点头,用余光看去,病房里的萧选正昏沉的挂着营养液,对病房外的一切毫无知觉。

 

 


萧景琰见到言阙所说的那个“天才”是在两天后,言阙给他们约了格调雅致又适合谈事的咖啡厅。萧景琰看清桌子对面的人后又起身狐疑的浏览一遍言阙发来的短信,确定没有错误后开口问道:“苏先生?怎么会是你?”


对方听闻这样的问话也不恼,他恰恰是在谢玉梦里帮过萧景琰一把的人,当初萧景琰发觉自己所筑的梦境能被他人进入,那个人想必天资超群,而如今眼高于世的言阙又称其为天才,萧景琰纵使心下一惊,那个被多次否定的猜测还是被自己证实了大半。


那个苏先生接过服务员递上来的点单还未看就推了过去,“一杯拿铁,多放一勺糖。”他的目光至始至终落在萧景琰身上。听到这里正翻着点单的萧景琰手一顿,他记得小时候林殊也和他一样喜欢甜食,每次母亲做了清甜的藕羹他总要和他抢,去买咖啡时也总是交代老板多放奶多放糖,久而久之如果景琰帮他带,也会选择苦味最淡的拿铁。“和他一样吧,也是多放一勺糖。”萧景琰把点单合上还了回去,在咖啡厅的一隅角落又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注视对方良久的苏先生忽然开口,“告诉殿下也无妨,在下梅长苏,殿下所称的苏先生是在下的化名,苏哲。雇主和受雇者之间自然要坦诚相待,还请问殿下,为什么这桩这么难办的生意,会选中不学无术的苏某?”


“不学无术这个词可不适合先生。”萧景琰一直漂移在窗外的目光也瞬间定格到眼前人上,“如果本王没有记错,本王还欠苏先生一次救命之恩未报。能进入本王构造的梦的凡人又有几个?那么苏先生可否告诉本王,先生入谢玉的梦,意欲为何?”


“那日不过是苏某来迟了,才叫殿下先入为主,不过能到殿下构造的梦里游历一遭,也不是荣幸。”那人也不羞于承认,端起刚送来的拿铁细细啜了一口。“只是如今殿下的要求太过苛刻,殿下同为造梦师,应该也知道,在梦中盗取意识容易,植入意识几乎没有可能。”


萧景琰看着手边拿铁氤氲着苦味的香气出神,良久才问道,“苏先生是以为本王不懂吧,次日谢玉回心转意自首谢罪,岂不是先生那晚在梦中意识植入的功劳?”


评论(15)
热度(13)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