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苏靖】 良宵

阅读本文前务必浏览设定,谢谢。




chapter  4

景琰,你有进入过别人的梦吗?


景琰,别怕,拉住我的手。


景琰,什么时候我给你造一座记忆城堡,里面每一层都要有我。


景琰,梦是假的,但梦里的我是真的,梦里的心也是真的。


景琰,你说哪一天,我带你去梦境的尽头看看好不好?不过那里很危险,你要记着听我的话。算了,等你从东海回来再说吧。


景琰,听说东海有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你带一颗回来给我当弹珠玩儿。


景琰,等你回来,我们做十二三小时的飞机,去太平洋对岸结婚好不好?


景琰,景琰……


萧景琰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正躺在梅长苏工作室的沙发上。那个人背对着他在桌前研究着什么,萧景琰缓缓起身环顾四周,发现工作室内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迷宫模型。他只记得下午梅长苏答应帮助他尝试为萧选植入意识这件事,两个人驱车去了梅长苏的工作室。那个在业内颇负盛名,代号“麒麟”的苏先生说,这个任务需要很多帮手,除了萧景琰那边的列战英和戚猛,梅长苏还约了其他人一起参与这个任务,似乎是各个方面的高手,萧景琰自从十二年前之后就再也没有接过生意,如今也不怎么懂得一个团队内部具体需要些什么人。他只是答应梅长苏在事成之后给他一千万的赏金,他觉得若不是出于言阙的人情,像梅长苏那样的人必定不会插手这样的麻烦事。


萧景琰在梅长苏的工作室里坐了一阵,对方好像一直在和一个叫蔺晨的人通电话,萧景琰一个人靠在沙发上闲来无事拿起方才苏先生助手送来的茶抿了一口,还没来得及问一句“他们什么时候到”便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强烈的睡意击垮。


 

 

梦里萧景琰又见到了林殊,只不过林殊不再是拿着枪追逐他的样子,他还是当年金陵城内最明亮的少年,拉着萧景琰的手跑过大街小巷,手里还举着甜腻腻的化了一半的糖画,再长大点,林殊会一手拍着篮球一手搭在萧景琰的肩上,穿着白色的运动背心,自己则试图把林殊的那只手臂扒拉下去,两个少年一身都是汗水和阳光的味道。


“景琰,我带你去个你没去过的地方。”十六岁的林殊对萧景琰伸出一只手,却一把将人拖到自己的卧室。


“去哪?”萧景琰看着林殊贴满了星球大战的卧房,一脸狐疑的站在正中央。


“梦里。”林殊蹲下身,从床底拖出一个被擦得发亮的大箱子,把其中一大堆电机线和连带着一个罗盘样式的机器整理好,招呼着叫萧景琰过来,把其中一枚电极贴到他的额头上。


萧景琰身子一颤刚想拒绝,却见林殊将另一枚相连的电极复又贴到那人同样的地方。林殊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叫他躺下,“你想知道楼下正歇着的蒙大哥此时梦见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的,不过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带你去看看。景琰,别怕。”


于是林府二楼睡得正香的蒙挚此时此刻打了个喷嚏,并且在梦里极其诡异的出现了林殊和萧景琰的影子。


床上并排躺着两个少年,林殊正把萧景琰的手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久而久之萧景琰大概知道这不过是埋藏在潜意识里的一种能力,他也不知道林殊为什么会,在这个特异方面,林殊表现的像个无师自通的天才,只是他在林殊的帮助下渐渐的摘掉电极在梦境里出入自语,渐渐地由一名普通安分的入梦者变成了一名造梦师。在他造的第一个梦里,他和林殊站在雪地里,把雪砖拍实了搭成一座纯白色的房子,然而就在他们准备擂上屋顶的时候萧景琰脚下一滑,但他没有感觉到疼痛,睁开眼的时候梦已经醒了。林殊半坐起来看着还没有完全清醒的萧景琰,在人梦里冻得通红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梦里的坠落感可以帮助你醒来,别怕,景琰,想不到你第一次的尝试这么成功。”


第二个梦境的时间被刻意延长了许多,梦境里他们任意扭曲时空,在四方形的立体城市里行走,看着车水马龙的梧桐路被折叠,车流在头顶穿行,萧景琰顺着林殊的意思修改着这个熟悉的世界。他将路对面的玻璃轻轻一推,碎裂的镜子后是另一条无限延伸的路。那大概是萧景琰第一次爱上造梦的滋味,深陷其中,欲罢不能,那两个少年在这个光怪陆离的梦里仿佛就是造物主,就是上帝。

 


 

“殿下醒了?”梅长苏打完电话从露台进来,靠在工作室的门框上对人颔首示意。“我读了你的记忆,殿下,通过你的梦。”他带着没有完全散尽的烟味坐在萧景琰对面,用洞悉的眼神死死盯着萧景琰的双眼,“殿下梦里的那个人是谁?苏某猜,应该就是十二年前赤焰案的主角之一——林少帅林殊吧?那苏某倒是想问问,方才殿下梦里的林少帅和先前谢玉梦里的判若两人,殿下可知道为什么?”他换了个语气,声音压得极低,“因为今日殿下梦里的少帅是由苏某构建,直接来自殿下记忆里的;而先前那个与殿下为敌的少帅,是殿下潜意识里的投影。为什么差别如此之大,殿下心里可有答案?”


萧景琰垂下眸子,不敢去看那人鹰般敏锐的眼神,随后缓缓摇了摇头。


梅长苏也没有起身,只是仍沉默的盯着,气氛一时死寂。


就在这时,工作室的门忽然被扣响,“苏先生在里面么?”是列战英的声音,萧景琰犹疑着起身去把门开了,除了列战英戚猛蒙挚以及几个他并不认识的人之外,还有一个参与者让他意想不到。


卫峥。


“卫先生似乎对当年赤焰一事了解颇多,我看先生和我们一同入梦,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梅长苏站在身后不疾不徐的开口,把工作室的灯打亮,“都进来吧。”


“晏大夫是负责为我们调配睡眠药剂的,他会和我们一同入梦,看具体情况进行调整。蔺晨是行里少有的伪装者,在梦境中,他可以根据需要随时随地幻化出某个人的形象。”那个微胖的中年人听到介绍点点头,揣着手乐呵呵的笑。


“剩下的蒙挚,列战英,戚猛,卫峥,应该都是殿下的熟人。至于你,靖王殿下,做我的造梦师吧。既然话都已经说开,那么是时候行动了。”梅长苏低头看了眼腕表,“如果我没有猜错了话,陛下这段时间应该不大好,一直都在昏睡的是吧,殿下?”得到萧景琰点头的答复后,他拿起桌上的一叠资料在最末页写了什么,又带了点狠劲的把资料放回去,“后天早上7:00,全部在我的工作室楼上的客房里集中,开始行动。”


墙上的挂钟在指向晚八点的时候匀速而沉重的敲了八下,萧景琰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半眯起眼眸。


小殊,我要给你报仇了。


风暴将至。


——————————————————

这文比较难写,不过好像没什么人看,难过。

你们要是不喜欢,帮我提个建议?

要是喜欢,热度求投喂。

谢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2)
热度(17)
  1. 孤臣孽子君卿 转载了此文字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