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刺客全员】论四对cp听说儿子考倒数第一时的反应(角色版)一发完

一叶景行云向晚:

灵感来自微博看到的一个梗:如果你萌的cp有小孩,小孩考了43分不及格,要家长签字,忐忑的拿着卷子,会找你萌的cp的攻还是受签字。

这个梗太萌啦!所以我决定写出来,先写角色版,再写真人版。

角色版我就把改了一下,改成考了倒数第一。

真人版过两天发。

           

 

 

天璇


公孙景长身玉立,内心毫无波澜。

虽然这一次的宗学小测,他得了倒数第一。

身为天璇国大王子、王位第一继承人,在全宗室适龄学子的测验上,他拿了倒数第一。

成绩出来的时候,书室一片寂静。

隐约听到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然而公孙景不愧是公孙景,完美继承了公孙钤的高端人设。

他以一种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淡定向头发花白的夫子鞠了个躬,领回卷子。

耳边是各种窃窃私语:

夭寿啦!大王子居然倒数第一?

完了我景男神要走下神坛了嘤嘤嘤。

王上会气哭吧?

王上会不会一怒之下心情不爽,再去灭个小国?

别瞎说,有公孙大人管着,王上没工夫灭别国。

我王辣么貌美,才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呢!

呵呵,年轻人啊,听说过瑶光之灭和啟坤之死么?

公孙景面无表情,十分高冷:

就知道无论什么话题,最后都是以父王结尾。

你们这群痴汉迷弟。

我父王是我爹的。

然而不管公孙景内心怎么想,都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

这个成绩,该告诉谁。

 

 

其实这个问题,还用问么!

全天璇,不,全钧天都知道,应该告诉公孙大人啊!

为什么?

有人随机采访钧天国的路人:请预测一下天璇王和王夫面对儿子倒数第一成绩时的反应。

天玑国民齐先生:什么?陵光的大儿子考了倒数第一?我得回去禀告王上赶紧练兵,毕竟陵光喜欢搞事情。

???不是很懂你们天玑,喜欢搞事情的不是慕容离吗?

齐先生:是的,他俩都喜欢搞事情。搞事情,看双美。

天枢国仲先生:陵光的大儿子考了倒数第一?天璇教育水平堪忧啊,我是不是可以兜售五年宗学三年模拟?王上生辰快到了,多给国库赚点银子,他一定会高兴的。

。。。不愧是生意男仲大人。

天权国慕容先生:陵光的大儿子成绩如此差么?甚好,天璇国迟早要完,大仇可报。

!!!厉害了我的离,兵不血刃。

所以说,你们就没有人假设一下公孙大人的反应吗?

天璇国公孙景:咳咳,不用假设了,你们很快就知道了。

 

 

公孙钤端坐桌前,一言不发。

公孙景站的笔挺。

一大一小面色严肃,只不过公孙景五官更柔和,面貌肖似陵光,气质却更像公孙钤。

于是公孙大人每次看到大儿子那双像极陵光的眼睛,就忍不住心软。

“为何会倒数第一?”

“是儿臣近来懈怠了,儿臣甘愿领罚。”

公孙钤看着儿子,半天无言。

自己还是很了解这个大儿子的,向来颇有成算,这次的成绩必定事出有因,既然他不肯说,也不用逼问,想来他自己心中有数。

然而,公孙钤想到自家看似柔弱实则强势的王上,有点头疼。

他忽然想躲个懒。

他决定让儿子自己面对父王。

然而公孙景遗传了他和陵光俩人的智商。

从小被熏陶出一身光风霁月的气质。

还很有心计的学会使用来自陵光基因的容貌加成。

大儿子准确捕捉到父亲的意图,十分忧心忡忡的说了句:唉,父王近日似乎心情不大好,儿臣不孝,要去惹的父王伤心了。

众所周知,公孙大人最怕陵光王伤心。

公孙钤叹了口气,摆摆手,不想见到大儿子:行了,你弟弟妹妹们一直念叨你,去陪陪他们。

公孙景状似惭愧的退下,实则无比淡定:就知道父亲会心疼父王,怕什么,以后无聊了就再考一次倒数第一玩玩。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天璇国大王子#

集公孙钤的风度,陵光的美貌,以及俩人智商于一身的公孙景已然开挂。

先为天权天枢天玑点个蜡。

前途堪忧啊你三国。

 

 

虽然公孙大人把突然进入叛逆期的大儿子的糟心事揽了下来,可他还是需要思考一下该怎么跟王(lao)上(po)说。

还没等他想出个头绪,陵光来了。

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可是陵光他每天见到我都心情不错。

公孙钤迅速反驳了自己,觉得脑仁儿有点疼。

说好的严父慈母呢,为什么到了自家就反过来了。

没办法,谁叫陵光只有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才会柔顺可人呢。

真是甜蜜的烦恼啊。公孙大人甘之如饴的想着。

你们这些人啊,就喜欢不分场合的虐狗。

神烦。

“公孙,你在想什么,都不理我。”陵光不高兴了。

了不得,陵光不高兴可是大事情。

公孙钤毫无心理负担的把儿子卖了干净。

当然他还是注意了措辞的。

“景儿可能近日课业繁重,身体稍有不适,以致在此次随堂小测上,成绩不甚理想。”公孙钤没敢说倒数第一,万一我的王直接气哭怎么办。

然而并没卵用。

陵光执意要到儿子的卷子,又刨根问底得知了倒数第一的战绩。

公孙钤:唉我就知道我的王不好糊弄。

陵光很生气:向来听话懂事成熟稳重的大儿子居然出了此等纰漏!

我天璇要完。

 

 

陵光生气了就想搞事情。公孙钤当然不能让他搞事情。

于是公孙这样那样一番。

陵光不要这样那样。

公孙继续这样那样。

陵光挣扎着不想这样那样。

最后还是屈服了。

所以说,你们在想什么呢,挥手。

快止住脑子里的车!

看一下回放:公孙钤表示要相信景儿。

陵光觉得吾儿叛逆伤透我心,不能放任不管。所以为了天璇的将来,还是和天玑开战吧,不然天枢也行,再或者天权也凑合。

公孙钤:……不是很懂我家宝贝的逻辑,不过这都不要紧。反正他最后会听我的。

公孙阐述了开战的不合理性,并且强调了大儿子自小到大成长历程。

半个时辰过去了。

陵光打了个呵欠,睡眼朦胧。

公孙哥哥怎么还没说完,好烦哦,不让我打架,还要巴拉巴拉说那么多。不想管景儿了,随他自生自灭吧。我要想办法转移公孙哥哥注意力。

“公孙~我累啦~你不疼我了。”陵光好委屈。

公孙钤闭嘴了,看看陵光。

救命!这么多年过去了,媳妇儿还是这么萌!

儿子什么的,不管了!

所以说,虽然过程有点奇怪,但最终达到了预计效果。

天璇国大王子公孙景,考了倒数第一,获得【顺利让双亲无视自己】成就

 

 

 

 

天权


钧天国拥有众多诸侯国。

其中天字头四国国力最为强盛。

且各有特色。

然而最有特色的当属天权。

俗称泥石流国,泥石流国的简介姑且略过,今天我们直接从天权国大王子执㬢说起。

执㬢这个大王子的画风也是一言难尽的。

天权王执明说过这么一句话:此子深肖我。

了解天权的吃瓜群众都知道,这句话实在让人眼前一黑。

所以,执㬢的成绩必然不会太好。

可是成绩再不好,当他终于某次宗学测验考了倒数第一以后,还是慌了。

执曦的倒数第一并未像公孙景那样引人注目,然而拿到成绩的时候,他还是能明显感受到宗亲兄弟们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眼神。

他到不太在意,唯一在意的是这个成绩怎么跟父亲交代。

由于他“深肖”执明王,慕容离百般努力后发现改变不了这一事实,也就不得不接受了自家大儿子不是个合格继承人这一设定。

好在执明很争气,慕容离也很争气。(此处你们懂得)

执曦的弟弟出生后,很快表现出与慕容离相似的特性,足够腹黑。

具体表现在:弟弟闯的祸,执曦担,执曦闯的祸,还是执曦担。并且毫不勉强,十分积极。深怕自己柔弱温顺(黑人问号脸)的弟弟受了欺负。

因此,现在全钧天都知道,天权国的继承人,非大王子,而是二王子。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就算已经放弃了自己的成绩的父亲,大约依然不能接受这个倒数第一。

执曦思考半晌,从脑海的角落里挖掘出一个重要人物——父王大人。

 

 

说起自己的父王,执曦情不自禁深深叹口气。

虽然这个父王向来不大管子女,也不大管朝政,也不大理会朝臣,更不大关心军务,但是没关系啊,他只需要一心一意惦记着王后慕容离就行了。

毕竟王后很全能。

不仅美貌,而且智商高,不仅智商高,而且武功强,不仅武功强,而且有城府。

所以虽然天权王不怎么靠谱,可过去有太傅,如今有慕容离。执明这个王位坐的很稳。

天枢国孟章有话说:好气哦!凭什么他命那么好!

仲大人:王上不气,你有我啊。

孟章更气了:你一开始也对我不好!还想着背叛我!

仲大人:……【悔不当初懵逼脸

我错了,亲爱的。

执曦决定将这个惨不忍睹的消息告诉父王。瞅准慕容离逼迫执明独自看奏折的空子,执曦迅速溜到上书房。

“给父王请安。”

“小曦啊,你来啦。正好,来帮父王看看这几本折子,你也大了,以后要学着帮你弟弟的。”

执曦:……父王你说的再一本正经也掩盖不了你着急把奏折丢给我,自己去找父亲的意图好么。

好在旁边的大宫人十分上道,小声提醒:“王上,王后说了他待会要检查字迹的。”

执明王脸色一变,闷闷不乐:“那小曦你有何事啊?”

执曦硬着头皮将卷子递上,并汇报了光辉战绩。

执明倒是乐了:“和本王当年一样啊!要我说啊,这种小测就没什么意思……”

“咳咳”大宫人忽然咳得惊天动地。

执明瞅他一眼,不情不愿将话咽下。

“行了,本王知道你的小心思。若是直接让你父亲知道,他定会生气的。阿离生气了,还得本王哄,算了算了,你退下吧。我去和他说。”

执曦:虽然莫名其妙又被父王塞了一嘴狗粮,不过不用面对生气的父亲真是好开心。嗯,如此看来,父王还是挺好的。

啧,不得不说,你们整个天权对执明王的要求也太低了。

 

 

执明终于将奏折批完了。

好开心啊可以去找阿离了。

两个时辰没见到阿离,时间太久,甚是想念。

待他找到慕容离,陪着喝了一壶茶,喂上几条鱼,去花园散几圈步,听慕容离吹上两曲,最后如愿以偿偷得香吻一枚,心满意足的天权王终于想起被自己丢到脑后的大儿子。

他黏着正在检查奏折的慕容离坐下:“阿离啊,你看本王今天是不是表现不错?”

慕容离挑了挑眉,示意他有话直说。

“本王记得小时候在宗学听太傅上课,十分无趣,每次小测的成绩也不甚理想。可是你看,本王现在也能批得奏折,理得朝政,咱们天权依然国富民强。”

慕容离看着他,表情很是复杂。

可惜慕容离的人设是高冷冰山美人。不然他现在可以毫不留情的吐槽:以前是太傅帮你,现在是我帮你,你们天权当然好着呢。

可惜他的人设不能崩。

而且他又看了看执明,抿抿嘴,心想:算了,这个笨蛋再怎么着也是我家的,看他最近表现不错的份上,给他留点面子。

于是慕容离十分纡尊降贵的轻轻点头。

执明很高兴。

老婆表扬我了!

吃瓜群众表示:如果点了点头就算表扬……好吧,执明王你开心就好。

“所以宗学的小测也不是那么重要,是不是?”

慕容离翻阅奏折的手停下了。

眉头微蹙,转头对上执明的痴汉脸:“你想说什么?”

“哎,就是……”

执明尚未说完又被打断:“是不是曦儿又闯祸了?居然学会去找你了,长进了。”

慕容离看起来很冷静,语气也很冷静。

然而执明知道他开始不高兴了。

救命,老婆太聪明,引导话题失败!儿砸,父王救不了你了!

 

 

话虽这么说,然而答应了儿子的事,怎能半途而废。

执明不死心的继续努力:“阿离,你也说了,以后咱们天权是要交给老二的,那曦儿课业差点,也不打紧啊。再说曦儿心性纯良,以后他会照顾好弟弟的,若是两人都很优秀,引发不必要的争斗也是与国无利啊。”

讲真,执明王的嘴炮技能满点。

每次他说点什么,都会让人生出“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的感慨。

慕容离也不例外。

虽然他高冷且面瘫,但不妨碍他的内心依然被执明说服了。

虽然被说服了,但不妨碍他依然保持不高兴的样子。

“你先告诉我曦儿到底干了什么?”

执明小心的盯住慕容离,狠心将惨不忍睹的倒数第一说了出来。

慕容离觉得自己有点心梗。

我单知道大儿子成绩差,我不知道居然能这么差。

想我十年前曾以一己之力搅动钧天风云,最后居然晚节不保有了这么个糟心老公。

生了个糟心儿子。

心塞。

好心塞。

他长出一口气,一时不想理执明了。

却不留神看到了执明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

满眼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影子。

专注且热忱。

忽然想到俩人初识不久,自己还不太搭理他,可他却始终坦坦荡荡,赤诚热烈。

慕容离有些心软。

糟心就糟心吧,横竖是自己选的。再说,再说执明还是挺好的。嗯,反正又不能退货了。

“阿离~不要不高兴啦,曦儿像我,你若怪就怪本王好了,本王给你赔不是,别气坏了身子。”执明看出他的心软,立刻打蛇随棍上。

“算了。”慕容离转头露出个清淡的微笑:“这次就放过他,若还有下次,你不许护着他。”

“行行行,阿离说什么都行。”

执明给自己点了个赞:我这个父王,还是有点用处的嘛。不错,养儿子也蛮好玩的,下次再去跟儿子玩玩。

天权国大王子执曦,考了倒数第一,获得【成功引起父王注意】成就。

执曦垂死挣扎:马达我不想攻略这个成就!麻烦父王继续无视我好么!说好的一辈子痴汉我父亲,差一天、一月、一年,都不算一辈子!

 

 

 

 

天玑


天玑是个神学盛行的国家。

吃瓜群众:少来,什么神学,说的那么好听。明明就是迷信!迷信!

国师:你们这群凡夫俗子,不懂别瞎说!我们天官署人人学识渊博,神学是个高深的学问。

天玑子民:国师你不是挂了么,怎么又来了?报告齐将军,国师诈尸啦!

齐将军:大胆狂徒,胆敢冒充国师,该斩!

国师马不停蹄哆哆嗦嗦的溜回地府,不敢出来了。

然而国师虽然挂了,但是天玑的天官署依然保留。

并且由于某些不知名的原因……

是的,就是因为蹇宾王自己迷信。

嘘,小声点,不能被王上听到。

王上一定要装作不迷信的样子,他怕齐将军笑话自己。

是的,然而齐将军一直都知道这一点啊,但他一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他要保住蹇宾王的颜面。

啧,你们天玑国,真会玩儿情趣。

总之,别的国家只有一个宗学。天玑不仅有宗学,还有天官学。

天玑国宗室的小辈们表示心好累,为什么我们要学两门。

强烈要求减负。

负还没来得及减,天玑国目前唯一的王子就惹上麻烦事了。

天官学的第一次随堂小测,王子殿下蹇翎得了倒数第一。

夫子将卷子发下的时候,一脸痛心疾首:“殿下应多花些功夫在神学啊,咱们天玑离不开神学啊!”

蹇翎冷漠不言,内心:呵呵,兵强马壮才是硬道理,这些神神道道的玩意儿,本王子才懒得学。

 

 

虽然咱们的王子殿下表现得十分不在意。

当然他也确实不在意。

毕竟他承袭了来自父亲齐之侃的天赋,自小展现出惊人的领兵能力。假以时日,钧天又将升起一枚年轻将星。

然而将星毕竟还小,他不得不面对如何将倒数第一的成绩告知双亲并免受责罚的烦恼。

思考片刻,蹇翎在“让父亲转告父王”和“主动向父王坦言”之间果断选择了前者。

笑话,父亲本来就不耐烦天官署,而父王却十分迷信,我又不是智障,当然知道该怎么选。

蹇翎在内心翻了个白眼,毫无心理压力的前去找父亲。

齐将军正在独自练剑。

是的,蹇翎很机智的找了个蹇宾王面见大臣的时间。

他默默站在一旁观看片刻:父亲真厉害,怪不得人家都说,有大将军一人,便可保天玑无忧。

然后又傲矜的想到:所以这是我父亲啊。

齐之侃注意到儿子来了,很是高兴:“阿翎,来,让我看看你近来武功练得如何。”

蹇翎从善如流的同父亲过上几招。

当然要过招,虽然我有把握父亲不会怪罪,但如果我武功有长进,父亲定然更高兴,那父王那里我也更不用担心啊!

唉,你们这些王子,怎么个个智商超群。

这让人家遖宿怎么办,毕竟他们毓埥王到现在都还单身呢。

毓埥:很好,都到下一辈了,还不忘伤害我。你们钧天真是够了。

待得俩人终于歇下,齐之侃果然很欣慰。

不愧是我和王上的儿子,聪明又强健。

蹇翎瞅准机会:“父亲,儿臣有错。”

“哦?怎么了?”

“儿臣在天官学小测上拿了倒数第一。”

齐之侃:哦,倒数第一。嗯???倒数第一!?诶等等,天官学小测……天官学小测……唔……

齐之侃有点纠结,说实话他真的不在乎所谓的天官署和神学,可是自家王上在乎啊。

怎么办?

蹇翎看出了父亲的自我拉扯,适时说道:“父亲,儿臣近日一心练功,忽略了神学功课,儿臣有错。明儿起儿臣就专心神学,争取下次小测拿第一。”

齐之侃:不不不,别!儿子!还是武功比较重要。

“嗯,我知道了。这件事,我来跟你父王说,你……你先不急着操心这个事儿。明白吗?”

言下之意就是,别管那劳什子神学啊儿砸!

蹇翎有点想笑,憋住了:“儿臣明白,先行退下了。”

齐之侃一脸郁闷的看着儿子走远,唉这小子,到底听懂我的意思没啊?不行,我得找王上说说。

 

 

“小齐在做什么?”刚刚同大臣们议完事,蹇宾就迫不及待的来找他家小齐了。

“王上,臣刚刚练了会剑。”

“小齐又自称臣了。”

齐之侃一时语结,然而看着蹇宾一脸不高兴,好像受了天大的气,还是忍不住说:“好的,我知道了,下次一定记住。”

蹇宾迅速多云转晴,唉,天玑王你变脸也太快了。

也就齐将军吃你这一套。

“小齐练完剑了还没换衣服吧,本王给你换。”

又到了“奇迹小齐环游天玑”时间,蹇宾王乐此不疲玩了十年目测还将兴致勃勃继续玩上几十年的游戏——手动给小齐换装。

齐将军有点无奈,又有点认命的随他去了。

换好衣服,俩人坐着闲聊。

蹇宾看起来心情不错,天官署很久不敢怼齐将军了,天玑国没有减产,其他国家也不敢朝自己开战,小齐每天都陪着自己。

啊!多么幸福的人生!

唉?天玑王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蹇宾恍惚觉得自己是忘了什么,想了几秒,哦对,我还有个儿子,还挺乖的。

说起儿子,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

于是顺口问到:“阿翎最近还乖吗?听说前些日子有个小测,他学得如何?”

齐将军:……王上你居然还知道有小测,你果然很关心天官署。

“王上,刚刚阿翎还来看我,同我过了几招,武功比上次又有长进,看得出下了苦功夫。”

“阿翎这点很像小齐,很不错。”

“是的,阿翎很像我。所以这次小测,阿翎考得不大好。他很是忐忑,怕你怪罪于他,见他那么紧张,我就告诉他你不会介意的。所以王上,你会介意吗?”

小齐都这么说了,蹇宾还能说啥,他必须不介意啊!

然后还是不死心的问了句:“不大好是多不好?”

 “倒数第一。”

蹇宾:……

我TM还能说什么!小齐你学坏了,你在套路我!

蹇宾有点伤心,我家小齐变了,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气到头晕。

齐将军眼疾手快的扶住蹇宾,默默叹气。

我家王上这招玩了十年还玩不腻,算了,他喜欢我就陪他玩吧。

 

 

齐之侃觉得还是要和蹇宾好好讨论下儿子的教育问题的。

于是俩人心平气和坦诚相待谈论一番。

蹇宾终于放弃了让儿子“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想法。

想想看,阿翎在军务方面天赋难得,还是让他专心自己兴趣所在吧。

毕竟也要尊重儿子嘛。

再说实在不行,还可以再要个儿子嘛。让小的去学神学。

蹇宾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幸好齐之侃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然一定拒绝要二胎。

天玑国王子蹇翎,考了倒数第一,获得【摆脱封建迷信】成就。

五年后,天玑国二王子殿下在神学第一次小测上,拿了倒数第一。

这下齐之侃也觉得有点头疼,他小心翼翼的告知蹇宾这一消息。

蹇宾:【眼前一黑

你们这些不肖子孙!

 

 

 

 

天枢


天枢王子仲池是目前四国大王子中年纪最小的。

原因当然是,他父王孟章也是几对cp中年纪最小的啊!

没听说吗?有小道消息称:当初仲大人迟迟不肯下手就是因为孟章王才十六,仲大人很有压力。

然而仲池出生那年,孟章王也才十九。

除去十个月,那就是十八。

吃瓜群众好像悟出了些什么。

钧天国民偷觑仲大人:哇禽兽啊!

仲堃仪:【背后一凉

我隐约觉得有人在骂我。

算了过去的事咱们姑且不说了。

再说人家夫夫两情相悦你们管那么多干嘛。【意味深长笑

不管年纪小不小,仲池反正是开始上学了。

然后顺理成章的有了个随堂小测。

然后理所当然的考了个倒数第一。

仲池:我抗议!什么叫理所当然?不能因为我年纪小就欺负我!

抗议无效,其他三国的王子都考过倒数第一了,你当然也得考。

不要问我逻辑在哪,我就是逻辑。【微笑

仲池很难过:出于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我考了倒数第一。怎么办?

他设想了一下父亲得知此事后的反应:大约会表面笑着说没关系,一次失败没什么,真挚的鼓励我,然后转身就给了我一堆练习册,并且发动身边人让我不得不埋头苦学。

他情不自禁一个哆嗦,父亲这种背后捅刀子人设太可怕了,那父王呢?

这还用想吗?

父王会气到吐血啊!

而且父王不会折腾我,他会温柔的表示理解。然而父王都吐血了父亲还会放过我吗!

心好累,不论告诉谁,都没有好结果。

仲池思来想去,没有头绪。

为什么别国的王子至少能有一个靠山,而我,就这么命苦?

他表示很想哭,于是靠在花园的假山后面,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

 

 

由于仲池没有第一时间找好靠山,所以他的成绩直接被夫子呈报给了孟章王。

当然,当时仲大人也在场。

不得不说,仲池宝宝你真的太命苦。

不太懂你怎么这么惨。

居然落得直接被老师告家长的下场。

刚开始的时候,天枢王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和颜悦色的让夫子重复了一遍。

夫子特别耿直的将第三十六名换成了倒数第一。

这冲击力太大,眼看着孟章脸都白了。

仲堃仪十分了解孟章,一看势头不对立刻挥手让众人退下。

上前将自家王上搂住:“孟孟你别急,坐下缓会儿,别跟自己身子过不去。”

孟章半天不说话。

仲大人男友力爆棚的直接将他打横抱起,轻轻放到一旁的软塌上,心疼的摸摸他的脸,温柔无比。

孟章终于缓过神,仲堃仪松口气:还好没吐血,不然我非把那臭小子好好收拾一顿。

“堃仪你说,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傻?”孟章忧心忡忡。

“怎么会?我们俩的孩子必定聪明绝顶啊!”

“可是当年你我的功课都不曾如此之差啊!”孟章愁思满面。

“仲池还小,咱们慢慢教他。”

“可是我听闻其他三国的王子考了倒数第一,至少知道怎么免除惩罚,这孩子怎么都不会钻空子啊!”孟章觉得不能想下去了。

仲堃仪也觉得不能这样下去,儿子无所谓,孟章最重要。

于是他决定将傻儿子找过来,谈谈心。

 

 

宫人们终于找到王子殿下的时候,王子殿下正睡得香甜。

还做了个美梦。

刚梦到自己掌握了全钧天的经济命脉,富可敌国之后,就被宫人喊醒了。

美梦破碎。难过。

并且还不得不面对惨痛的现实,父王被气到了,父亲要跟自己算账了。

“唉。”他卖着沉重的步子,老老实实站到俩人面前。

“儿臣知错了,请父王责罚。”

孟章一听,居然有点高兴。

还好,我儿子还不算无可救药,知道主动卖乖。

好心酸哦,天枢王你这个自我安慰也太惨了点。

天枢王可能因为儿子的倒数第一打击太大,不自觉将对儿子的期盼降到最低。

“你错在哪了?”虽然自我安慰一番,但该问的还是得问。

“儿臣惭愧,身为天枢王子,却课业不过关,不能服众。让父王和父亲忧虑了。”

“你应该反省的是自己为何课业不过关。”

不得不说,孟章真的是四王中最温柔的了。

陵光心狠,蹇宾多疑,执明纨绔,唯有孟章温和隐忍。

他耐心的教导儿子,让他做到勤奋苦学,奋发图强。

然后放过了仲池。

仲池长舒一口气:好的,只要父王不吐血,一切都好说。父亲应该也不会太怪我。

唉,仲池小朋友你真是太天真了。

你父亲都已经想出收拾你的108种方法了。

 

 

仲大人闪亮登场。

仲池莫名紧张。

不对啊,明明父王看起来脸色还好,为什么父亲一副算总账的样子。

好怕怕。

父王你别走!儿子需要你!

可惜孟章王已经去前殿批奏折了。

仲大人教育儿子的方式十分简单粗暴。

吃瓜群众表示,仲大人所有的温柔都给孟章一个人了。

心疼小池池。

仲大人先是强调了父王身体不好,以后不准再惹他生气。

仲池:我哪敢啊!我这不是没办法么,作者非要我考倒数第一!

接着嫌弃了儿子居然不会想办法找对策,居然还在假山后边睡着了,居然让夫子通知我们这个消息,居然还要宫人大费周章的寻找。简直笨到无可救药!

等等,仲大人你刚刚好像还对天枢王说你们的儿子聪明绝顶呢?

仲堃仪:你闭嘴。

仲池:这能怪我吗!别人至少能找到一个靠谱的,我怕父王吐血,然后你收拾我,又怕直接告诉你,你还是收拾我,我还能怎么办!

仲池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仲堃仪额角青筋跳了跳:怪我咯?

然后询问了儿子到底对什么有兴趣。

仲池眼睛亮了,兴奋的向父亲阐述了自己的远大理想,并描述了关于构建商业帝国的宏伟蓝图。

仲堃仪老怀大慰:还好,我儿子还是聪明的,至少生意头脑是过关的。这样王上那里我也有办法安慰了。

心情一好,终于放过了仲池,又指点儿子一番,交给他一本宫廷绝版《仲堃仪的生意经》。

仲池高高兴兴捧着书离开了。

天枢国王子仲池,考了倒数第一,获得【开启商业传奇副本】成就。

 

 

 

 

遖宿

 

毓埥:蓝瘦,香菇。跪求第二季给我配个cp。我也想要个儿子玩玩。


评论(1)
热度(1008)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