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开始前的时间是毫无意义的。

【苏靖】无题

林氏祖庙复立,萧景琰和梅长苏来给林帅上第一炷香。


梅长苏秉香屈膝,向父亲的排位深深叩首。


萧景琰在他身后看着,忽然觉得指尖疼的炙人。


低头望去,是顶端滚下的香灰落到了指尖上烫到了手。


待梅长苏起身,他迈前一步,依着方才那人的动作,敛襟作势要拜。


忽然他跪到一半的身形被梅长苏扶起来。


太子殿下,这于礼不合。


萧景琰愣愣的看着他,连指尖的痛感都不知了。


太子殿下为父亲,为赤焰旧部昭雪,父亲若泉下有知,必是感激不已,更万万受不起殿下这样的跪叩之礼。


他没有办法再坚持,只好长鞠一躬,将香插在林燮位前的香炉里。




太子殿下放心,父亲和赤焰诸人定会保佑殿下政基安稳,山河永固。


林氏祠堂前,萧景琰想要拉住梅长苏的手在半空中顿住了,他本想留他再多说些什么,却无力的垂下手。


殊先生,保重。


他不知是不是自己强忍着哽咽才发错了第一个字的音。


梅长苏作了一揖,被霓凰搀着上了马车。


马车灰色的篷顶在雪中渐渐看不到了。


他多想告诉他方才他在林帅灵位前许下的是什么。


不是什么盛世愿景,海晏河清。


他许下的分明是,


林伯伯,我愿以我的寿数,换小殊百岁。





*原著向扎刀,最为致命。

评论(1)
热度(36)

© 君卿 | Powered by LOFTER